萧衣緼

不可说
【半夜瞎几把乱写,一年没写文,小学生文笔】
只是无关风月之事,有些事不便说。

有人曾经问过萧曜,那间小屋藏着什么。萧曜愣了愣,笑说埋着他的梦想。梦想未来这样没有实质的字眼,又怎么能埋藏?

有些梦想是实现不了的,我们成为不了那样的人。有的时候,我们只能看见同行的人实现了我们的梦想。

他们曾经有这一样的梦想,最后去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001
“喂,我们离家出走吧?”他记得当时往南是这么说的,“我想看看我们能闯出一片天吗,哈哈哈这样说好像黑帮一样。”

“不要了吧……外面很危险的,而且我妈会担心的……”

当时的萧曜,胆识不足望南的一半。两人同行,便像是望南一直护着他。其实他还要比往南年长半年呢。

“我说啊,你有梦想的吧。那为什么不去实现呢”

望南摸了摸鼻子,看向另一边的天空,“我啊,从小就没有家人的,也不知道有家人担心是什么样。但是我现在觉得……哈哈,算了。”

萧曜沉默了一会儿,因为他所憧憬的未来梦想,也因为望南的后半句话。“……那我们住哪里啊?”

“天桥底下啊,路边上啊……嗯,公园椅子也可以吧。”往南挠挠头,一本正经的思考着,说出不靠谱的答案。

刚说完,望南就被一记爆栗。萧曜坐着旁边,还没有放下举着的手。

“你要跟流浪汉抢家吗,真是的……”

“住我发小家吧,她老家没人的,就是破旧了点。还有啊,我每个月要回家一次的。总不能让我老娘连自己儿子死活都不知道的吧?”

望南露出了奸诈的笑容,像是早就知道会这样一样。他把手搭在萧曜的肩膀上,然后拍了萧曜一下。萧曜一脸无奈,他的这位兄弟就是这样,他早就习惯了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!”其实望南看着这么没心没肺,也是很了解自己兄弟的性格的。“好嘞,明天我们就去私奔吧!”

“喂!私奔是什么鬼啊!”萧曜的脸不着痕迹的气红一一个调,朝望南吼着。

“咦,你不知道吗?就是私自奔跑啊!”

萧曜带着两个满满的行李箱霹雳乓啷奔跑到七楼,就看见手上只一个手机其余就只剩自身衣服的望南。

“我等你半小时了,你这是离家出走?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搬家呢。”望南看了看手表,摇了摇头看着萧曜。“你怎么这么磨唧,跟个娘们儿似的。”

等匀好了气,萧曜偏了偏头,撇了撇嘴,“是是是……我娘们我娘们,全世界就望南大爷你最不娘们行了吧。什么都不带,到时候没得用的不知道谁又要抱怨了。”

“不和你贫。”望南转身,用钥匙打开只有挂锁破烂的感觉一脚就能就能踹破的木门,手托着头大摇大摆的走进去,“喂,快进来。”

萧曜拎着两行李箱进来就被扑了一脸的灰尘。房间里就一张床,四处都是厚厚一层的灰尘和角落里的蜘蛛网。因为建在七楼阳台房间推拉门外面就是阳台,阳台里也尽是杂草。

房间十分简易,所有的能被称为家具的也就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个床头柜。床上的床单不仅有灰,还有许多虫蛀的洞眼。要幸亏现在是冬天没什么虫子吗。

仔细往里走走,里面还有一个房间,但阴暗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。

“望南啊……要不然咱们打扫打扫这里吧。”萧曜观察了观察这里的环境,深深的皱了皱眉。虽然知道这里破烂,发小也再三询问他是真的要来这里吗,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是这样的。

“哈哈哈,你怕了啊,说你娘兮兮的你还不信。”望南毫不在意的躺了上去,翘了个二郎腿,好笑的看着萧曜。

“滚!我是怕半夜蜘蛛趴你身上那你吃了。呸,蜘蛛都不吃你的肉。”

边说着萧曜掸了掸床板上的灰,把望南踹下床,开始简单的清理打扫 。“以后分工,打工完之后你做饭我就做家务,我做饭就你来做家务。”

“噗呲……咳咳……”还在喝水的望南喷了一口的水,“做饭这种事还是萧曜你做吧,我做的饭没毒,但是我怕你……吃不惯。再说这种事也适合你对吧,哈哈哈。”

萧曜拿出了一塑胶手套,把上面不知道有些什么的脏床单一把扯下来,揉成团打开推拉门果断的扔进了杂草丛生的阳台里。然后又从行李箱里拿出来叠的整整齐齐的床单铺了上去。

“哇,多啦A曜诶,没想到你还挺有用的嘛。”望南惊奇的看着萧曜一件一件的往外面搬东西。

望南从行李箱箱底扯出来一张A4大小的纸,上面用彩笔写着大大的两个目标。字迹熟悉,一看便是萧曜的手笔。“你原来还有这样的东西啊,我还一直以为你只是在空想呢。来来来我们把它贴门口去吧!”

“太招摇了,这样别人都知道我们住这里了,而且还会招小偷的。你觉得我们那道门,防得住小偷?”萧曜一把把那张纸片抢了过来,看了看上面的两个大字,揉成了团撕碎扔进了阳台。

“你今天吃了火药啊,怎么这么冲……”